珠三角有多富?广东省有多穷?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改革开放40年,广东显然是最大的受益者。从1978年经济增长率仅为1%,省域排名仅为第5,到和江苏一起领跑全国,并且和第二梯队的山东拉开巨大的差距,翻天覆地的变化仅仅是近几十年里发生的事情。

  广东的富庶发达,不仅造福于广东人民,也为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广西等中南部省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。

  但和江苏的平衡发展不同,广东之强,强在珠三角。在这个省份的北、西、东三个方位上,仍然存在不少未能享受到开放福利的弱市弱县,这也成了广东的心病。

  广东之精华集中于珠三角,这并非只是今日的现状。位于珠江下游三角洲核心地带的广州,早在秦朝就已经是整个广东的经济政治重心。它长达千年一地独大的局面,源自广东除此地区之外糟糕的地理条件。

  粤东在地理上和福建一脉相承,而福建本就是一个多山的省份,向南延续自然也是山地纵横。这里的城市主要集中在南北两条线:南线是以海岸线边的港口和平地为核心的潮汕地区,海洋氛围浓厚;北线是东江沿岸的梅州、河源、惠州等地。

  这两个有人类聚居潜力的地区,却被莲花山脉强行阻隔,互相产生不了什么联系,无法将潮汕的海洋优势与东江流域的物产相结合,始终相对孤立。

  其孤立体现在居民群体上,潮汕是潮汕人的家乡,梅州则是客家人的重镇。两者连民系都不同,很难说能构成什么合作。在广东漫长的发展史上,这两支民系之间的冲突往往压过互相沟通交流,让粤东始终难以形成合力。

  粤北的情况也不佳,从清远向北直到南雄都是一望无际的山岭。除了北江及其支流连江在山脉中构造出的一些河谷盆地以外,几乎没有适合人类大规模聚居的地区。

  对于从北方南下的中原人来说,这里说到头来还只是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,他们最终的目的地还是农业条件明显更佳的珠三角。

  而以韶关为核心的粤北山区,也正好位于中国南部的山地中心,不仅珠三角的人流、物流不愿北上,湘赣两省的优势也很难辐射到这里,以至于形成了独特而孤立的粤北文化。

  粤西的地理条件稍好一些。此处山地较为平缓,西江谷地也明显宽于东江和北江谷地。但西江的真正重镇在梧州,放在现代的省域版图里,并不是广东的一部分。而且由于跨省,出于种种考虑,梧州如今和广东的联系也非常受限,借助西江开发粤西就变得比较困难。

  雷州半岛本应是一块宝地,平整的地理条件放在多山的广东是难能可贵的地理优势,放在其他省也会是工农业重地。但偏偏因为在岭南,平坦的地形让雷州半岛经常遇到无法抵御的台风,经济投入的损失可能太大,阻碍了不少投资。

  再加上此处已经距离珠三角的核心地带甚远,得到政策倾斜的可能性也不高。在古代社会,这里甚至是和海南一样,用于流放罪官的边远之地。

  而无论是粤东、粤北还是粤西,贯穿始终的精华地带都是珠江支流的江水。东江、北江、西江最终全都汇入中部的珠三角,自然让这里成为了汇聚广东所有人力、物力的资源高地。

  再加上一河之隔的香港,在改革开放和回归之后为深圳带来了无穷的增长机会,珠三角在省内的实力压制更显突出。

  2018年,广东全省GDP9.73万亿元,各市详情还未出炉。但据估计,深圳将超2.5万亿,广州将超2.3万亿,两城加起来就贡献了一大半。再加上中山、江门、肇庆三个进步极快的城市和老牌工业富城佛山、东莞又贡献了一大部分,珠三角以外的广东弱市加起来都还比不过一个大城市。

  经济排名与距离珠三角的距离,可以说还是比较相关的(参考2017年GDP)

 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丢人的,因为江西全省的GDP还不如一个广州,而江西已经是中国排名前15的强省了。

  其实单纯比较市区、全域的情况,意义不大,毕竟即使是一个市,也会出现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状态。简单地用统计数字去解释,也没什么参考价值。但通过对中国地区发展竞争的最基本单元——县,及其下属的乡镇做研究,却可以得到一些更细致的答案。

  华南理工赵银涛等人撰写的名为《广东典型欠发达小城镇特征与形成机制研究》的论文,在比较小的尺度上研究了广东各地的发展水平问题。其中对欠发达小城镇的定义是人均GDP低于全国人均GDP约75%的城镇,将人们印象中无比发达的广东与相对落后的全国平均水平进行比较,能够得出更具说服力的结论。

  最终的结论也确实令人震惊,2015年广东共有1147个小城镇,其中30个缺少数据。在剩下的1117个小城镇中,符合欠发达定义的有786个,占总数的70.37%,是发达小镇(人均GDP高于全国平均1.5倍)的五倍。

  广东竟拥有数量如此庞大的欠发达小镇,的确是令外省人感到惊奇。但对于生活在粤东、北、西三地山区和雷州半岛上的居民来说,这就是生活的真相。这一点,从这些欠发达小镇的空间分布上也能看出来。

  在粤东、西、北三个地区共有796个小城镇,多达647个为欠发达城镇,占到80%。反观珠三角地区纳入统计的小镇共有321个,其中139个为欠发达城镇,一半不到。即使是这些珠三角的欠发达小镇,也大多分布在肇庆西部、清远北部、惠州东部,仍然属于广义上的粤东、粤北、粤西山区。

  无论是在山区内的小镇,还是土地相对平旷的小镇,其主要的发展还是围绕镇上的县道乡道展开。除了城镇主干道边拥有密集的商铺和运输服务以外,剩下的道路还是按照河流和原有村道展开,规划相对混乱,经常出现团状的道路,不少土地没有得到有效开发和利用。

  而即使是得到开发的土地,也是以住宅为主,商用房经常是以“前店后屋”的两三层小楼为主,用地非常混杂,不利于高效率分工。

  更糟糕的是,这些小城镇的基础设施也不令人满意。绝大多数欠发达小镇都没有高中和幼儿园,初中平均只有一所,只有一半左右的小学生会选择本地就读。欠发达小镇的医疗条件也不好,具有资质的医生护士不多,有的小镇医院甚至都没有妇产科这个重要的科室。

  这个调查的大部分实地数据都取自于2015年,经过3年多的变化,这些小镇肯定已经取得了不少进步。但它们与城市空间的差别,显然不会在短时间内被抹除。大多数广东小城镇,仍然是生活不如意的地方。

  基础设施建设不灵、土地利用规划稀疏,全国欠发达地区都出现了的问题,在广东欠发达小城镇同样会出现。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有很多,从农耕红线保护到地区区位条件,甚至当地人的文化传承,都会影响一个地区的活力。

  但最关键的因素,还是在于“人”。广东的这些小镇和全国大多数地方的小镇一样,没人了。

  根据赵银涛等人在几个所选镇区的调查,目前这些小镇的儿童比例明显偏高,20岁~40岁的青壮年劳动力明显不足。下一个人口高峰出现在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区间,而且由于平均寿命延长,在赤凤镇这样的地方,数量庞大的老人年龄段可以一直到79岁。

  可想而知,构成这个人口金字塔的单个家庭的结构,便是留守老人带着留守儿童。

  别看广东是经济第一大省,这种怎么听都像是中西部省份才会有的社会现象,在粤东、粤北、粤西三地也是很普遍。

  年轻人则不用问,都是去珠三角闯荡了。他们或是进入深圳的电子厂成为“厂仔”,或是在广州的街头送外卖,或是在佛山顺德学厨艺……大城市灯红酒绿下的无尽机会,和乡镇里缺乏规划一派死气沉沉的状态相比,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。

  当人们都在指责合肥、西安、武汉、成都搞一城独大时,却很少有人想到广东其实也是一个地域发展极其不平衡的省份。只是它的强市不只是省会,而是大约1/4个省。而剩下3/4个省,则是这片开发热土上的盲区。从投资和人力关联度上来看,这些地区甚至还不如湖南和珠三角的关系更紧密。

 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逐渐成型,广东也将在一两年内跨入10万亿俱乐部。任凭东、北、西部山区的弱市小镇停留在连国家平均线%都不到的发展水平上,对广东全省并没有好处。殊不知江苏最弱市宿迁放在广东也是中游水平,若不让弱市也强大起来,仅靠珠三角发动机,又能让广东保有省域第一的王座多久呢?

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