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治理奏好“交响乐”(一线探民生·会后探落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《人民日报》(电子版)的一切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PDF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商标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)仅供人民网读者阅读、学习研究使用,未经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及/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《人民日报》(电子版)所登载、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,包括但不限于转载、复制、发行、制作光盘、数据库、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,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。否则,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、向有关部门举报、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,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

  习总书记强调,“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,把更多资源、服务、管理放到社区,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精准化、精细化服务。”今年两会上,“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。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,推广促进社会和谐的‘枫桥经验’,构建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”也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通过党建强基、科技绣花、百姓当家,带动各方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来,解决社会难题,激发社会活力,增进人民福祉。

  西接首都核心区,东连北京城市副中心,既有现代时尚的CBD和三里屯,也有年久失修的老旧小区和成片相连的广袤农村。北京市朝阳区区位特殊、产业多元、人口基数大,社会治理在这里既是老问题,也是新课题。

  “从‘管理’到‘治理’,一字之差,带来的是观念上的深刻转型。”朝阳区委书记王灏认为,相对于“管理”的单打独斗,“治理”讲求的是通过促进社会参与,激发社会活力,进而增进人民福祉,“社会治理不是‘独角戏’,既要为人民,也要依靠人民。”

  “物业没人管,居民整天骂,咱们坐的地方,以前就是垃圾山。”坐在社区小花园的八角亭里,朝阳区东湖街道利泽西园一区社区书记娄佳盛很是感慨。利泽西园一区建成已近20年,是典型的老旧小区,也曾是远近闻名的“问题小区”,环境脏乱、垃圾成山;设施设备长期失管、故障频发。“各方矛盾非常激烈,物业费收缴率不足20%,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,但都不见效。”

  为啥不见效?到底难在哪?东湖街道工委进行了多次调研。“这里面涉及居民、业委会、物业公司、驻区单位、居委会5个方面,少了哪一方都不行。”街道工委书记倪东新说,“破解难题,得平衡各方利益,让他们找到交集,发动他们共商共治。”

  “像这种治理塌陷的老旧小区,怎么把它扶起来?关键就是靠党建。”王灏说,“要通过加强和改善党对基层工作的领导,引导多元主体融入社会治理和服务,以党建促进治理创新。”

  从党建入手,在利泽西园一区社区党委的发动下,200多名业主党员纷纷亮身份、作表率,主动参与社区治理;关系到小区治理的各方,也被逐渐纳入了社区的共商共治平台。

  “通过党建引领,我们积极引导业主和物业公司议事协商、解决矛盾,同时让党员带动广大业主积极参与小区管理和项目建设。”娄佳盛介绍,通过不断的实践,利泽西园一区逐渐确定了“党委领导、全程把控,多元参与、五方共治,双向引导、规范提升”的社区治理模式。“今年,我们将探索在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中建立党组织,并将其纳入社区治理体系。”王灏说,“要做到哪里有群众,哪里就有党员,就有党组织的服务,决不能到了关键时候,组织没了声音、党员没了身影。”

  进入新时代,人民群众对有效的社会治理、良好的社会秩序有着更高要求,老百姓对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的预期更高,要求城市社会治理更精准更精细,得下“绣花”功夫。智能时代的到来,社会治理也要敢于打破传统的模式,运用科技手段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。

  京密路孙河乡公交站旁,一名行人将垃圾随手丢在了路边;一名保洁员马上接到任务,5分钟后赶到现场,开始进行清理……在朝阳“城市大脑”孙河分中心大屏幕上,这一切显得是那么自然,而又让人不可思议。

  “我们的‘城市大脑’会思考,它通过视频分析技术以及结构化分析,自动捕捉到行人随手丢掉的垃圾、自动给该网格保洁员派发任务”,孙河乡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,不仅仅是环境问题,道路哪里拥堵?哪座楼宇存在安全隐患?群众今天关心什么?“城市大脑”都一清二楚。

  据了解,朝阳区的“城市大脑”数据平台,以政府部门数据为基础,综合互联网公司资源、手机信令、市民上报信息等社会数据,汇聚实时交通、智慧物业、信用体系、人口数量、群租房密度等信息在内的庞大的数据,已经形成了智慧物业平台、交通实时监测平台、人口大数据平台、人工智能AI等9个分平台。

  “尽管‘城市大脑’目前正处于试运行阶段,但作用已开始显现。”朝阳区科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以智慧物业平台为例,通过大屏幕,可以直观地看到楼宇入住企业信息饼状图、入住企业规模分析柱状图,并实时监控楼宇的消防安全情况。“在融合了区经济信息库和工商数据库的企业数据后,平台还通过对接金融部门的‘鹰眼’系统,形成了经济信息基础库,能够实时对特定的企业进行风险评估。”

  截至目前,通过整合18个已有信息系统,朝阳“城市大脑”的智慧物业平台已累计收集2295万余条数据,形成楼宇、人口、企业、事件、设施、风险六大主题数据资源池。向街乡及商务楼宇累计推送互联网金融风险预警企业12家、存在异地纳税指征的企业数据共1914条、消防隐患数据80万条。

  “‘城市大脑’为社会治理插上了科技的翅膀,让我们看得更清楚、想得更明白、干得更精细。”朝阳区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黄晓伟说。

  “发现环境脏乱差,群众只要随手拍个照,48小时内就可以得到解决。”朝阳区城管委环境办科长钟艳介绍,为了鼓励群众积极参与城市治理,朝阳区开发了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,群众只需关注公众号,即可随时反映问题参与管理。

  全民共管,人人参与。不久前,通过“美好朝阳骑士”项目,走街串巷的外卖小哥也加入了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。选拔出的1000名美团外卖小哥,将在正常工作的同时,对堆物堆料、暴露垃圾、游商占道、店外经营、共享单车乱停放五类问题线索进行监督上报,参与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。

  问题直报、过程直播、结果直达。在广大群众的积极参与下,自2018年8月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试运行以来,已累计曝光接报各类城市治理问题3818件,整治完成率超过八成。

  其实,不仅仅是“挑刺”,只要是群众的身边事,在朝阳都有群众参与的身影。通过建立和推进楼院、社区、街道、区四级议事平台,以及党政群共商共治的集、议、决、督、评五步基本环节,朝阳群众的自治能力和参与意识不断提高。

  连续7年没有物业公司,靠居民自治的准物业管委会,劲松街道农光东里社区28号院的居民“自己的事情自己管”,把小区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“从物业失管到全景楼院,我们靠的就是小区议事会这个平台,抓住共商共治中的‘督’和‘评’。”社区居委会主任刘松岩说,“7年来,物业费交纳率都达到100%,你说居民满不满意?”

  习总书记强调,“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,把更多资源、服务、管理放到社区,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精准化、精细化服务。”今年两会上,“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。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,推广促进社会和谐的‘枫桥经验’,构建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”也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通过党建强基、科技绣花、百姓当家,带动各方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来,解决社会难题,激发社会活力,增进人民福祉。

  西接首都核心区,东连北京城市副中心,既有现代时尚的CBD和三里屯,也有年久失修的老旧小区和成片相连的广袤农村。北京市朝阳区区位特殊、产业多元、人口基数大,社会治理在这里既是老问题,也是新课题。

  “从‘管理’到‘治理’,一字之差,带来的是观念上的深刻转型。”朝阳区委书记王灏认为,相对于“管理”的单打独斗,“治理”讲求的是通过促进社会参与,激发社会活力,进而增进人民福祉,“社会治理不是‘独角戏’,既要为人民,也要依靠人民。”

  “物业没人管,居民整天骂,咱们坐的地方,以前就是垃圾山。”坐在社区小花园的八角亭里,朝阳区东湖街道利泽西园一区社区书记娄佳盛很是感慨。利泽西园一区建成已近20年,是典型的老旧小区,也曾是远近闻名的“问题小区”,环境脏乱、垃圾成山;设施设备长期失管、故障频发。“各方矛盾非常激烈,物业费收缴率不足20%,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,但都不见效。”

  为啥不见效?到底难在哪?东湖街道工委进行了多次调研。“这里面涉及居民、业委会、物业公司、驻区单位、居委会5个方面,少了哪一方都不行。”街道工委书记倪东新说,“破解难题,得平衡各方利益,让他们找到交集,发动他们共商共治。”

  “像这种治理塌陷的老旧小区,怎么把它扶起来?关键就是靠党建。”王灏说,“要通过加强和改善党对基层工作的领导,引导多元主体融入社会治理和服务,以党建促进治理创新。”

  从党建入手,在利泽西园一区社区党委的发动下,200多名业主党员纷纷亮身份、作表率,主动参与社区治理;关系到小区治理的各方,也被逐渐纳入了社区的共商共治平台。

  “通过党建引领,我们积极引导业主和物业公司议事协商、解决矛盾,同时让党员带动广大业主积极参与小区管理和项目建设。”娄佳盛介绍,通过不断的实践,利泽西园一区逐渐确定了“党委领导、全程把控,多元参与、五方共治,双向引导、规范提升”的社区治理模式。“今年,我们将探索在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中建立党组织,并将其纳入社区治理体系。”王灏说,“要做到哪里有群众,哪里就有党员,就有党组织的服务,决不能到了关键时候,组织没了声音、党员没了身影。”

  进入新时代,人民群众对有效的社会治理、良好的社会秩序有着更高要求,老百姓对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的预期更高,要求城市社会治理更精准更精细,得下“绣花”功夫。智能时代的到来,社会治理也要敢于打破传统的模式,运用科技手段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。

  京密路孙河乡公交站旁,一名行人将垃圾随手丢在了路边;一名保洁员马上接到任务,5分钟后赶到现场,开始进行清理……在朝阳“城市大脑”孙河分中心大屏幕上,这一切显得是那么自然,而又让人不可思议。

  “我们的‘城市大脑’会思考,它通过视频分析技术以及结构化分析,自动捕捉到行人随手丢掉的垃圾、自动给该网格保洁员派发任务”,孙河乡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,不仅仅是环境问题,道路哪里拥堵?哪座楼宇存在安全隐患?群众今天关心什么?“城市大脑”都一清二楚。

  据了解,朝阳区的“城市大脑”数据平台,以政府部门数据为基础,综合互联网公司资源、手机信令、市民上报信息等社会数据,汇聚实时交通、智慧物业、信用体系、人口数量、群租房密度等信息在内的庞大的数据,已经形成了智慧物业平台、交通实时监测平台、人口大数据平台、人工智能AI等9个分平台。

  “尽管‘城市大脑’目前正处于试运行阶段,但作用已开始显现。”朝阳区科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以智慧物业平台为例,通过大屏幕,可以直观地看到楼宇入住企业信息饼状图、入住企业规模分析柱状图,并实时监控楼宇的消防安全情况。“在融合了区经济信息库和工商数据库的企业数据后,平台还通过对接金融部门的‘鹰眼’系统,形成了经济信息基础库,能够实时对特定的企业进行风险评估。”

  截至目前,通过整合18个已有信息系统,朝阳“城市大脑”的智慧物业平台已累计收集2295万余条数据,形成楼宇、人口、企业、事件、设施、风险六大主题数据资源池。向街乡及商务楼宇累计推送互联网金融风险预警企业12家、存在异地纳税指征的企业数据共1914条、消防隐患数据80万条。

  “‘城市大脑’为社会治理插上了科技的翅膀,让我们看得更清楚、想得更明白、干得更精细。”朝阳区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黄晓伟说。

  “发现环境脏乱差,群众只要随手拍个照,48小时内就可以得到解决。”朝阳区城管委环境办科长钟艳介绍,为了鼓励群众积极参与城市治理,朝阳区开发了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,群众只需关注公众号,即可随时反映问题参与管理。

  全民共管,人人参与。不久前,通过“美好朝阳骑士”项目,走街串巷的外卖小哥也加入了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。选拔出的1000名美团外卖小哥,将在正常工作的同时,对堆物堆料、暴露垃圾、游商占道、店外经营、共享单车乱停放五类问题线索进行监督上报,参与城市管理和社会治理。

  问题直报、过程直播、结果直达。在广大群众的积极参与下,自2018年8月“朝阳群众管城市”平台试运行以来,已累计曝光接报各类城市治理问题3818件,整治完成率超过八成。

  其实,不仅仅是“挑刺”,只要是群众的身边事,在朝阳都有群众参与的身影。通过建立和推进楼院、社区、街道、区四级议事平台,以及党政群共商共治的集、议、决、督、评五步基本环节,朝阳群众的自治能力和参与意识不断提高。

  连续7年没有物业公司,靠居民自治的准物业管委会,劲松街道农光东里社区28号院的居民“自己的事情自己管”,把小区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“从物业失管到全景楼院,我们靠的就是小区议事会这个平台,抓住共商共治中的‘督’和‘评’。”社区居委会主任刘松岩说,“7年来,物业费交纳率都达到100%,你说居民满不满意?”

  1.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